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手机开奖最快的网站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揽云海星河撷满目风景——专访“Daguerre摄影金像奖”获得者侯宪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1-30  

  原标题:揽云海星河,撷满目风景——专访“Daguerre摄影金像奖”获得者侯宪权

  翻看他的朋友圈,被这张照片深深地震撼了,见过摄影师获奖的,但没见过获奖这么多的,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是什么让他对摄影这样执着?这样着迷?他的摄影之路,像是自己和历史的对话,更是一场心灵的朝圣。

  拍山则寄情于山,摄海则意溢于海。从事摄影三十年来,他的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他说,用情、用心,是自己摄影创作的两大“法宝”。我们的采访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

  杂志:侯老师您好!很高兴做到您的专访!首先祝贺您获得2021年法国“Daguerre摄影金像奖”的荣誉!我想能获得这个在摄影艺术领域很有影响力奖项的背后,一定是对您的付出和成果的肯定。上世纪九十年代,侯老师就从中国摄影函授学院系统地学习了摄影专业知识,也从此更加热爱上了摄影。在摄影世界里,您一直在探索、追寻、感悟着现实中的光与影,人与景,并乐此不疲地努力通过摄影这个载体,体现着美感、表达着情感。想知道您最初是如何与摄影结缘的?在摄影的过程中,您觉得最大的获得是什么?

  侯宪权:儿时,我生活于北方一个小的县城,每逢春节就能看到很多年画,很感兴趣。没有老师教,就自己临摹年画,后又逐渐到大自然去写生。对形、色、影组成的平面图片好像从小就能吸引我,抓住我的眼球。现在想来很可能是这种平面艺术的情感表达方式和自己个性情感的自然流露十分合拍吧!这自然为以后走上摄影之路奠定了基础。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踏上社会是很少有自己的选择的,毕业后被分配到北方一个较偏远的重工业工厂工作。因为自己有一定的绘画基础,第一次接触相机时,便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年工资低,省吃俭用攒了一年的钱,买了一台拍胶片的海鸥双反相机,对我而言,摄影纯属业余爱好。我在工厂拍摄一些工业题材的片子,参加厂里组织的摄影比赛还获了奖,更激发了我摄影创作的热情。

  1992年为了提高自己的摄影水平,参加了号称“摄影黄埔军校”的中国摄影函授学院学习。系统学习了成像原理、摄影构图、摄影美学等专业知识,这为今后的摄影活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在后来不断的拍摄实践中,慢慢感悟到:摄影艺术与其它艺术形式一样,她来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摄影创作,是对面前的一景一物的感悟、提炼、提升,融合自己情感创作的过程,作品既是环境的产物,也是内心的产物。如果说,当初的绘画是引导我对平面艺术产生兴趣的诱因,摄影则是让我由兴趣演变成创作过程中的一种享受。这一个过程,是摄影给予我的最大获得,这个过程很享受。

  杂志:“从兴趣演变到了享受”好经典啊!从你的感悟中,我也得到了很多的收益。从您刚才提到的“提炼、提升并融合进自己作品的一个过程”我们能够清晰地在你作品中看到:摄影不仅是记录、还原,更是拍摄者主观的表达,记录在于发现,主观在于思考。相机在您手里,是一支画笔,是工具,而您需要的内容是通过思考过后留下的画面。刚才您提到了一个我很感兴趣的一个问题“享受这一个过程”,那么很想知道在您拍摄中,是如何来实现这一个过程,并如何通过这一过程,使自己的作品具有感染力、艺术性,拍出属于自己风格的?

  侯宪权:摄影术的推出,已将近二百多年历史了。全世界几代的摄影人为了繁荣发展摄影事业,一直在积极的努力与探索中。但是如何不墨守成规,不因循守旧,这就需要摄影人在思想观念上寻求突破,解放思想,海纳百川;另一个是在艺术表达上寻求突破,追寻艺术规律,提升审美修养。艺术是相通的,借鉴其他门类艺术表现方式,丰富自己的表达方法,在视觉呈现上实现创新。人们的经历、阅历,无不丰富着你的思想,增多对社会的认知。记得有句话:心有多大,格局就有多大,摄影,亦如此。拍片创作,需要站在一定的高度来看待这个世界,拍风光作品,人文作品,皆如此。所以,我说摄影是瞬间的艺术表达,但这个瞬间表达却来自于一个摄影师长期的、多方面的修养与积累。这就是我所说的过程,也是我很享受的这一过程。

  例如,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角楼,表现这一个题材的作品已经很多了,用摄影人的话讲就是“拍烂了”,那我们今天如何拍出新意呢?历史的沧桑、自然的烈炼、时间的考验等等等等,这是我所要的故宫角楼。于是我选择了故宫护城河冰水共融之际拍摄了她。是的,拍摄只在“咔嚓”的瞬间,而从构思到实际拍摄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我享受这个过程。

  杂志:您的摄影作品中蕴蓄着一种“神采”,显现出一种境界,使读者产生共鸣,获奖无数,也说明了您作品中蕴含着震撼力,可以给我们细说下哪一幅作品的诞生是你最难忘的?情深大于景深,和我们分享一下!

  这张片子,在国内和国际比赛上拿了很多奖项,但拍摄也很是蛮辛苦的。2015年的大年初三,北京城满天飞雪,一早开车就奔赴箭扣长城了。本来2个小时的车程,因山路积雪,开了4个小时才到箭扣长城脚下,停下车子,马上就背着沉重的摄影包开始攀爬了。当时气温零下十几度,风力5-6级,满山迷雾,野山路上半尺的积雪,爬到箭扣长城的至高点——正北楼,就花费了两个多小时,到时已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正北楼上风力更大,温度更低。功夫不负有心人,顶着严寒在山顶等了3个多小时,终于开始云开雾散,拍到了这张飞雪、树挂、云雾齐聚箭扣长城的片子。居当地人讲,10多年来都很少有这样的天气,实属难得。

  所以,有句话我一直牢记着:有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没有付出就肯定不会有回报!对于摄影也是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组合才会成就一幅好的作品。其实,当读者或评委认可自己作品之前,是自己对自我付出后的满足和对作品自我评价的肯定。对于这样的自我认识、自我鼓舞,真的很重要!

  杂志:看了您大量的优秀作品,发现其中以中国国家大剧院为背景的题材占有较大的比例,有以大剧院外景为重点的建筑风光,也有剧院内舞台演出的精彩纪实。因为这个国家级的艺术殿堂,不管是建筑风格还是舞台上上演的节目,应该说都是经典、顶绝的艺术表达。您是怎么会想到选择这个主题,进行一系列的跟踪拍摄的?对于这个系列主题,下一步的拍摄有什么计划、策划可以向我们透露下吗?

  侯宪权:我喜欢摄影,喜欢古典音乐。2008年恰逢中国国家大剧院开始运营之际,我也正好更新了我的摄影器材,数码摄影全面进入了我的拍摄实战,数码摄影是纪实摄影的利器。在中国国家大剧院,找到了二者兴趣的结合点。当年有幸成为了国家大剧院的首批会员。利用国家大剧院这个平台,可以以会员的身份参加周末音乐会、大师访谈、沙龙等高雅艺术普及活动,同时也可以拍摄到国内、国际上顶尖艺术家的展演。我在参家活动的同时,准备了签名册请大师们留下了宝贵签名提名,这包括世界著名男高音多明戈、著名指挥家弗朗西斯科等,之后又将这些大师现场活动的照片,装帧到签名册里。这些年共为几百位艺术家做了签名活动册页,现已积累几十本,并为签名画册提名《留给未来的回忆》,实属珍贵。这个活动得到了国家大剧院的肯定和支持。在国家大剧院建院三周年之际,我与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等,作为高雅艺术的普及者,接受了《精彩从这里呈现》专题片“大众的殿堂”板块的采访,并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同时,这些年为国家大剧院资料中心无偿提供了几百场艺术家活动的上万张纪实活动片子。

  中国国家大剧院是艺术走进平常百姓的一个代表性载体,既然我抓住了这个机遇,我想在我的有生之年会不断地继续下去。下一步正考虑以剧院各种活动为专题的形式,进一步系统地进行拍摄。

  杂志:在您摄影活动的时间路径上发现,近期您在风光摄影、手机摄影上的成就在不断的提升,是想在摄影的方向上有所转变,还是想进一步丰富自己的拍摄门类?

  侯宪权:一般摄影者的规律,通常是开始拍风光,后再转人文,我是给倒过来了。我先是进行了大量纪实摄影题材的拍摄,后又涉猎了风光摄影。我在进行风光创作的同时,也尽量尝试纳入纪实的手法,在风光中融入人文的元素。通过风光摄影的实践,提升了自己对多种要素的驾驭能力,促进了纪实摄影水平的提高,相得益彰。

  近期,在风光摄影门类中,对弱光摄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感觉在弱光下的景色有它独特的魅力。在弱光下,除了亮点更加突出外,暗部物体的质感会很有趣。

  在我拍摄的题材中,徽州的风光、人文特别能够与我个人的心灵产生出共鸣。我生在北方、长在北方,但走进徽州有种寻梦感!我知道作为一个摄影师这种感觉非常重要,所以才有我多次去徽州地区采风的经历,故地重游, 一次比一次感触更深。

  尝试手机摄影,一是手机摄影在灵活性、便利性上有它的优势;二是随着科技的发展,智能手机在成像质量上越来越好。一个摄影师也要紧紧跟上如今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

  杂志:好一个“寻梦”!好一个“紧紧跟上如今高速发展的时代”!今天专访交流的最后,侯老师为我们阐述到了一个哲学问题:“寻梦”—我们从哪里来?“紧跟时代”—我们要到哪里去?侯老师是不是我可以这样地认为:您是在用摄影语言阐述着自己的过往和曾经?是不是在用镜头继续探索着自己将来的路?

  侯宪权:我们适逢一个改革创新、国家日新月异的时代,这个时代为我们摄影人创造了一个更大的舞台,我们要抓住这个机遇。但是抓住这个机遇,我们千万不能忘了来时的路是谓继往开来,寻梦是为了走好未来的路。新的时代,需要我们摄影人用镜头去采撷满目风景,记录崭新时代,传播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这任重而道远。我欲为繁荣中国的摄影事业,为中国的摄影走向国际舞台,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中国摄影艺术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中医药信息学会摄影分会理事、美国摄影学会会员、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华摄影杂志社》特约记者。

  在《大众摄影》、《国际人才交流》等杂志、“中国国家大剧院官网”等媒体发表“云墨催马疾”等多幅摄影作品,部分作品收录于《中国摄影艺术年鉴》、《边界》等画册。

  在“庆祝建国60周年全国摄影大赛”、“达盖尔年度摄影巡回展”、“美国摄影学会(PSA)国际巡回赛”等国内、国际比赛中,入围入展作品上千个,获金、银、铜奖上百个

  2009中国摄影艺术成就奖获得者、第八届中华艺术金马奖获得者、第二届国际摄影金紫荆花奖获得者、第五届亚太影艺金鹰奖获得者、2021上海国际“郎静山摄影艺术奖”慈善摄影大赛金像奖获得者、2021全球华人摄影十杰获得者、2021法国Daguerre摄影金像奖获得者